<strike id="xhrjp"><b id="xhrjp"><font id="xhrjp"></font></b></strike>
    <address id="xhrjp"><listing id="xhrjp"><nobr id="xhrjp"></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xhrjp"><nobr id="xhrjp"></nobr></form><form id="xhrjp"></form>

    <form id="xhrjp"></form>

      專訪戴從容:如果沒有理解《尤利西斯》,爭議就將永遠存在

      “把喬伊斯視為愛爾蘭的魯迅,我是很贊同的,因為他們都探索國民性,要為自己的民族去鍛造良心?!?br />
      “他不僅僅是在內容上要讓我們對人性更加包容,對文學更加包容。同時在形式上,在語言上,他都要讓人能夠看到星星,看到更多的世界?!?/blockquote>

      責任編輯:劉悠翔

      1993年,彼時還在南京大學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專業念研究生的戴從容,第一次讀到《尤利西斯》。

      改革開放十余年后寬松的文化氛圍,讓這部“20世紀最重要的英文小說”得以進入中國。1990年代,兩個最為著名的中譯本——翻譯名家金隄的“金譯版”和作家蕭乾、翻譯家文潔若夫婦的“蕭文版”——先后問世,轟動一時,成為翻譯界和文學界的一樁盛事。

      作為研究世界文學的研究生,戴從容最初將閱讀《尤利西斯》視為一項任務,“不管是怎樣困難”都得讀完。同許多普通讀者一樣,對于這本艱澀的巨著,戴從容有些摸不著頭腦。

      “雖然我們經歷了1980年代,已經介紹了很多西方現代主義作品,但總的來說,我們對文學的理解還是很傳統的。讀一部作品首先會關注,用國外通行的話說就是‘agoodstorywelltold’,它是不是把一個故事講得非常精彩。我要考慮它塑造的人物是不是有價值、生動,會去找主題有沒有哲理,或者振聾發聵?!?/p>

      作為現代主義文學最為重要的作品之一,《尤利西斯》描述了一個普通的都柏林人于1904年6月16日一晝夜間的生活。喬伊斯將主人公布盧姆在都柏林街頭的一日游蕩比作古希臘神話英雄人物奧德修斯的海外十年漂泊,但布盧姆不是英雄,而是一個渾身毛病的普通人。書中充斥著大量意識流手法,被視為意識流小說的鼻祖。就連中西文化功底頗深的蕭乾,1940年初夏在劍橋讀罷此書后,也在扉頁上工整地寫下“天書”二字。

      戴從容記得,一開始,她只是堅定地、一點一點把它讀完,“這點毅力我是有的”。在讀完最后一頁的那晚,她合上書本,躺在宿舍床上,光線有些昏暗。突然間,眼前出現的是一幅社會全景,形形色色的人走過,“就像《清明上河圖》的震撼效果”。

      這改變了戴從容對文學的認識?!拔彝蝗婚g意識到,原來文學還可以這么寫,原來我們在讀一個文學作品的時候,帶給我震撼的可以不僅是一個故事,一個人物,一個主題。那時我還沒有完全讀出來它的主題,但是那種震撼不可磨滅。它徹底改變了我評判什么是一部好文學的標準?!?/p>

      戴從容后來成為國內著名的喬伊斯研究專家。她是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專攻喬伊斯和西方當代文化研究多年,她的成就之一,是翻譯了喬伊斯另一部更為艱澀的作品、蕭乾認為“根本不可譯”的《芬尼根的守靈夜》。

      從2004年后,戴從容去過三次愛爾蘭,在那里尋找喬伊斯的痕跡。無論是河邊的亞當和夏娃之家,鳳凰公園里的惠靈頓紀念碑,還是利菲河上飛的海鷗,都像是書中的場景再現?!爱斘铱吹嚼坪拥臅r候,整個都柏林的熟悉感一下子就回來了?!?/p>

      這與戴從容對《尤利西斯》的評價不謀而合。在她看來,在“天書”“禁書”等標簽之外,《尤利西斯》更像是一曲普通人日常生活的頌歌。喬伊斯頗具先鋒意識的探索勇氣,也影響了之后一百年的許多重要作家。比如博爾赫斯的《小徑分叉的花園》、托馬斯·曼的《浮士德博士》等。

      2022年2月2日,是《尤利西斯》出版百年紀念日。

      1930年,詹姆斯·喬伊斯(中)在巴黎與《尤利西斯》的第一位出版商西爾維亞·比奇(右)。2022年2月2日是該書出版一百周年紀念日。 (資料圖/圖)

      “喬伊斯的戰爭”

      南方周末:《尤利西斯》在今天都被視為一本門檻極高的小說。一百年前,它對讀者來說應該也是很先鋒,甚至冒犯的。在喬伊斯所處的時代,這本書的出版都遭遇了怎樣的阻力?

      戴從容:其實喬伊斯出版的作品主要有四部小說,最后一部《芬尼根的守靈夜》出版時,他的名聲已經奠定了,之前三部的出版都是非常非常艱難的。

      比如說他的《都柏林人》出版,很經典的故事,就是他被一個一個出版商拒絕,有的出版商都已經印刷好了,結果又焚毀了,因為里面有污言穢語,對國王、宗教不敬的話。當時愛爾蘭是一個挺保守的國家,沒有完成現代化。就算《尤利西斯》后來被美國、英國接受,愛爾蘭還是沒有對他解禁。

      《一個青年藝術家的畫像》也是這樣,一開始沒有多少人關注。但是喬伊斯這一點我覺得非常好,就是他很堅持,很自信。當時龐德讓葉芝推薦一些愛爾蘭詩人,喬伊斯那時已經寫了《室內樂》這些詩歌,葉芝就把他推薦給了龐德,喬伊斯在寄詩給龐德時,把《一個青年藝術家的畫像》一并給他了。龐德看了之后非常欣賞,推薦在刊物上連載,這樣喬伊斯才引起人們關注。

      《尤利西斯》也是這樣,一開始也是龐德幫助喬伊斯,連載《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網絡編輯:陳曉

      歡迎分享、點贊與留言。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即為侵權。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他把舌头伸进我两腿之间
      <strike id="xhrjp"><b id="xhrjp"><font id="xhrjp"></font></b></strike>
        <address id="xhrjp"><listing id="xhrjp"><nobr id="xhrjp"></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xhrjp"><nobr id="xhrjp"></nobr></form><form id="xhrjp"></form>

        <form id="xhrjp"></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