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xhrjp"><b id="xhrjp"><font id="xhrjp"></font></b></strike>
    <address id="xhrjp"><listing id="xhrjp"><nobr id="xhrjp"></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xhrjp"><nobr id="xhrjp"></nobr></form><form id="xhrjp"></form>

    <form id="xhrjp"></form>

      爸媽在“云端”把我嫁了丨記者過年

      在相互理解體諒的溫情之下,鏡頭放偏了、畫面太暗了、語音延時聽不清等“小瑕疵”,都沒給特殊的線上會面帶來影響,雙方父母就在“云端”首肯了這門婚事。

      (本文首發于2022年2月10日《南方周末》)

      在放棄海外旅拍婚紗照之后,“云定親”的小小變通也算不上什么大事,說不定還能成為未來 生活里的珍貴回憶。 (農健/圖)

      隔著2塊長方形玻璃屏幕,跨越南北兩千多公里的距離,雙方父母在“云端”見面問候,敲定了兒女親事,這是我從未想過的訂婚場景。

      原本,我們有一整套“完美”的計劃——春節前夕,我和男友從工作駐地北京飛到男友家深圳,我父母則從老家天津出發到廣東周邊游玩,順便到深圳完成雙方家長見面、訂婚領證、看婚慶場地選紗試妝等一系列備婚流程。

      但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的第三個年頭,尤其是在2022年1月以來,深圳、天津、北京三個大城市先后出現確診病例的情況下,顯然很難如此順利。

      我的終身大事是父親最操心的。如果不是因為疫情影響出行,相信雙方父母都會堅持要求見面,近距離交流考察一番,才敢議定婚嫁大事。

      對于我們這樣一個橫跨三個“帶星”涉疫城市的家庭來說,妥協與改變,也是沒辦法的辦法:爸媽在“云端”把我嫁了。

      被打亂的“會面”

      因為工作關系,在疫情前,我跟男友都是“空中飛人”,經常在全國各地甚至海外出差。面對疫情帶來的出差不便,我們都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他把舌头伸进我两腿之间
      <strike id="xhrjp"><b id="xhrjp"><font id="xhrjp"></font></b></strike>
        <address id="xhrjp"><listing id="xhrjp"><nobr id="xhrjp"></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xhrjp"><nobr id="xhrjp"></nobr></form><form id="xhrjp"></form>

        <form id="xhrjp"></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