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xhrjp"><b id="xhrjp"><font id="xhrjp"></font></b></strike>
    <address id="xhrjp"><listing id="xhrjp"><nobr id="xhrjp"></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xhrjp"><nobr id="xhrjp"></nobr></form><form id="xhrjp"></form>

    <form id="xhrjp"></form>

      爆仗市和“大白皮”丨記者過年

      我小時候膽子曾經極小,母親常笑我,說我那時買了爆仗,自己不敢放,找別人代我放。

      (本文首發于2022年2月10日《南方周末》)

      責任編輯:何海寧

      兒時的爆仗市。 (農健/圖)

      由于新冠疫情的緣故,2022年春節時又沒能回老家。算起來,這是我在上海連續過的第3個春節了,已經習慣了大城市沒有鞭炮聲的節日氣氛。然而大年初一給親戚打電話拜年時,才知道山東老家2022年也不準放鞭炮了,過年冷清了許多。

      不知為何,我開始愈加懷念老家消失多年的爆仗市。

      所謂爆仗市,是鎮上在臨近春節的兩個集(臘月二十四和臘月二十九)上,專門辟出的一個賣鞭炮的區域,通常是一條一兩百米長的街道(并不固定),街道的兩側,對向排滿了一輛輛馬車。一輛馬車代表一個爆仗商,爆仗就擺放在車廂的柜子里。

      爆仗市上賣的爆仗,可不是婚禮或開業典禮上燃放的那種鞭炮,它的個頭要比普通鞭炮大得多,小的也有成人手指那么大,爆仗也不是用紅色的鞭炮紙做的,而是用報紙或書本紙做的,為了區別普通鞭炮,我們稱之為“大白皮”。一包“大白皮”僅有一二十個爆仗,可是炸起來,十里地外都能聽得到。賣爆仗的老板,頭上大都捂著一個帶耳朵的皮帽子,一是防寒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歡迎分享、點贊與留言。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即為侵權。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他把舌头伸进我两腿之间
      <strike id="xhrjp"><b id="xhrjp"><font id="xhrjp"></font></b></strike>
        <address id="xhrjp"><listing id="xhrjp"><nobr id="xhrjp"></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xhrjp"><nobr id="xhrjp"></nobr></form><form id="xhrjp"></form>

        <form id="xhrjp"></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