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xhrjp"><b id="xhrjp"><font id="xhrjp"></font></b></strike>
    <address id="xhrjp"><listing id="xhrjp"><nobr id="xhrjp"></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xhrjp"><nobr id="xhrjp"></nobr></form><form id="xhrjp"></form>

    <form id="xhrjp"></form>

      失望的春節檔丨記者過年

      我得出了一個結論,考慮到2022年春節檔的票價如此離譜,真還不如去新開的環球影城玩一天。

      (本文首發于2022年2月10日《南方周末》)

      《奇跡·笨小孩》講述了少年景浩利用修手機的技能創業改變命運的故事。 (資料圖/圖)

      2022年的春節,因為家鄉防疫政策較嚴格,我沒有回家,選擇在北京“原地過年”,可以說度過了一個幾乎沒有任何儀式感的春節。沒有父母的陪伴,沒有親戚的寒暄,除夕夜的年夜飯吃完,我的春節基本就結束了。

      沒能回家,對我們一家來說,失去了可以團聚的機會,固然是一個遺憾;但對我個人來說,內心反而多了一分輕松和自由的感覺,等于擁有了既不用工作又不用社交的七天。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春節的象征意味變得越來越淡,據我所知,像我這樣不回家過年的年輕人不在少數,他們當中有工作在身無法回家的,有因為防疫要求不回家的,也有逃避家庭矛盾不愿意回家的……

      過年的形式也多了起來,選擇旅游、唱歌、泡澡、看電影、打游戲……都不失為一種過年的方式。說到底,傳統意義上的年味雖然看上去淡了,但人們對節日的渴望并沒有改變。

      大年初一,醒來已到上午,在微信上向親朋好友拜年,搶了幾個過年紅包之后,我還是決定在影院度過未來幾天。今年的電影票變貴了,觀眾也變少了,打開票務App,各大影院都有不少空余的座位。

      最終,我花了三天時間,看完了五部春節檔電影,分別是《奇跡·笨小孩》《四?!贰堕L津湖之水門橋》《這個殺手不太冷靜》以及《狙擊手》,在有影院會員卡可以打折的情況下,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他把舌头伸进我两腿之间
      <strike id="xhrjp"><b id="xhrjp"><font id="xhrjp"></font></b></strike>
        <address id="xhrjp"><listing id="xhrjp"><nobr id="xhrjp"></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xhrjp"><nobr id="xhrjp"></nobr></form><form id="xhrjp"></form>

        <form id="xhrjp"></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