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xhrjp"><b id="xhrjp"><font id="xhrjp"></font></b></strike>
    <address id="xhrjp"><listing id="xhrjp"><nobr id="xhrjp"></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xhrjp"><nobr id="xhrjp"></nobr></form><form id="xhrjp"></form>

    <form id="xhrjp"></form>

      村里蓋起了18層住宅樓丨記者過年

      要啟動項目,就得先支付村民魚塘和土地的補償款,每畝每年1400元。資金從哪里來?后來,姑父決定自己墊資三百多萬,一次性付清了村民5年的補償款。

      (本文首發于2022年2月10日《南方周末》)

      責任編輯:錢昊平

      車再往前,眼前出現了兩幢即將完工的18層住宅樓和上百套灰白相間的聯排別墅,外面的圍墻上用紅色字寫著“金和苑”,這是小區的名字。 (南方周末記者 韓謙/圖)

      姑父在47歲那年當起了村支書。這之前,他已經“走出”村子二十多年,在親戚們眼里,他是個成功的老板:白手起家,在鄉鎮企業干過,后來又開公司做燃料生意,是區里的納稅百強戶。

      最近幾次回到浙江湖州老家,見到姑父時,他講起村里的建設就停不下來。趁著春節走親戚,我也終于有機會看看總被他掛在嘴邊的永豐村到底是什么樣。

      正月初四,我和姑父一家從市區出發,開車一路向南,逐漸進入農村地區,道路兩旁散落著土坯磚砌或是木結構的民宅。約半個小時后,到了南潯區菱湖鎮的永豐村地界,民房逐漸消失,代之以空曠的湖面和耕地。

      姑父把頭扭向右邊,指了指窗外,“以后要在這湖里建水上樂園?!币亲屑毧?,稍遠處已經建好了幾處涼亭和觀景臺。車再往前,眼前出現了兩幢即將完工的18層住宅樓和上百套灰白相間的聯排別墅,外面的圍墻上用紅色字寫著“金和苑”,這是小區的名字。

      “村里建起這么高的房子了?”我有些驚訝,這在鄉村多少顯得有些突兀。

      “是啊,2022年村里五百多戶人家都要集中搬到這兒。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網絡編輯:思考

      歡迎分享、點贊與留言。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即為侵權。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他把舌头伸进我两腿之间
      <strike id="xhrjp"><b id="xhrjp"><font id="xhrjp"></font></b></strike>
        <address id="xhrjp"><listing id="xhrjp"><nobr id="xhrjp"></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xhrjp"><nobr id="xhrjp"></nobr></form><form id="xhrjp"></form>

        <form id="xhrjp"></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