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xhrjp"><b id="xhrjp"><font id="xhrjp"></font></b></strike>
    <address id="xhrjp"><listing id="xhrjp"><nobr id="xhrjp"></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xhrjp"><nobr id="xhrjp"></nobr></form><form id="xhrjp"></form>

    <form id="xhrjp"></form>

      《人世間》:溫暖背后,盡是心酸

      橫跨50年的平民史詩。

      《人世間》,值得一看。

      這部根據梁曉聲同名小說改編,由《人民的名義》的導演李路執導,雷佳音、殷桃、宋佳、辛柏青、丁勇岱和張凱麗等人聯袂主演的《人世間》,是眼下這個檔期里,最不容錯過的國民大劇。

      不要小瞧國產電視劇。

      在國民性格探索,與時代背景融合的層面而言,它的故事、人物的正反面,還有它對當下國民性格、情緒和欲望影影綽綽的暗示和透露,絕對值得我們深掘。

      問題在于,很多人習慣性地會帶有對抗意識,可能還會從藝術價值的層面加以否認。

      但轉念細想,這何嘗不是我們面對國產影視內容的另一種傲慢與偏見?

      《人世間》就是這樣一部值得人們放下傲慢與偏見的國民大劇。

      它以東北吉春平民社區“光字片”的周志剛(丁勇岱 飾)一家為切口,以1969年到2010年這50余年間的歷史變遷為敘事背景,比如知識青年上山下鄉、1978年恢復高考、十一屆三中全會確立改革開放的經濟政策等,都是《人世間》里周氏一家的活動舞臺。

      就像這部書在2019年8月榮膺茅盾文學獎時,組委會給它的授獎詞里寫的那樣:

      在《人世間》中,梁曉聲講述了一代人在偉大歷史進程中的奮斗、成長和相濡以沫的溫情,塑造了有情有義、堅韌擔當、善良正直的中國人形象群體,具有時代的、生活的和心靈的史詩品質。

      不要被這些宏大的概念性詞匯給嚇到,也不要被媒體盛贊它是“平民史詩”給嚇到。

      事實上,劇集版《人世間》一點也不沉痛或厚重。

      恰恰相反,它反而在敘事里,布滿了喜感和感動時刻。

      喜感來自于主人公的溫暖、憨厚和良善,而感動則來自于他們正是憑借這樣的道德品質,即便要不停地直面苦難,卻依舊能收獲屬于自己的幸福時刻。

      也就是說,《人世間》起于苦難,卻不耽于苦難。

      這大概就是中國傳統敘事的一個特征或套路:寧肯直面溫柔良善的惡果,也不愿直面苦難的折磨。等到了不得不面對苦難和艱辛的時候,人們也是盡可能地一閃而過,并代之以含情脈脈的溫暖。

      這很難不讓人把《人世間》和《渴望》聯系在一起。

      尤其是張凱麗在《人世間》里,演得角色如此有趣。

      在曾經讓八億中國人如癡如醉的《渴望》里,張凱麗扮演的劉慧芳,是劉家善良孝順的長女。雖然婚后生活不盡如人意,但仍能在時代巨變和家庭瑣屑里,散發自己的光和熱。

      本質上,劉慧芳這個角色的溫柔良善,骨子里帶著強烈的逆來順受的成分。

      但她之所以能在偌大的中國受眾群里被廣泛認可,從某個側面證明著:在道德和情感層面,中國人對逆來順受性格的贊賞和認同;至于是否合理,完全是另一回事。

      也就是說,逆來順受的劉慧芳,原本應該是個飽受諷刺的對象,人們應該在她的苦難與良善不停交替的折磨里,看透人活于世的許多個真相。

      但事實卻是,因為面對苦難而持續散發自己溫柔良善的光和熱,劉慧芳成了那個年代里,《渴望》之所以能萬人空巷的原因。

      大抵是因為中國在骨子里相信,善良和溫暖,能夠征服一切,哪怕是命運和時代的不公。

      洞悉這層心理,就能明白那些我們能看到的,關于特殊年代的影視劇,為什么總是會采取這樣的敘事技巧——

      主人公的美好品德,總是會招致外界苦難的襲擾和拷問,而主人公解決問題的思路并不是正面對抗,而是選擇引而不發、默默忍受,等到機緣巧合時,或誤會消除,或是另一方幡然醒悟。

      的確,如果只相信宣傳的需求和話術,這的確是對人性本善的美好贊歌。

      但是,我們是否可以放大那些一閃而過的、充滿裂縫的時代、家庭和人性細節?

      換句話說就是:如果你諳熟國產劇不得不正話反說的套路,就能在《人世間》里找到大量的,被主創一筆帶過的、細思極恐的細節。

      它以間接的、意外的方式,促成了殷桃扮演的鄭娟,和雷佳音扮演的周秉坤之間的情感,卻也決定了周秉坤在多年后,失手打死駱士賓的悲劇。

      比如辛柏青扮演的周秉義第一次回家探親,在炕頭跟媽媽講自己在知青點的生活時,提到的那個為了保全雙手去彈鋼琴,而不得不委身村支書的姑娘。

      終于有機會調離那里時,她在揭發檢舉的文件上寫下一句話:他的私密處,有兩顆痣。

      如果看過李小璐的《天浴》,或是閆妮和夏雨主演的《北風那個吹》,就會知道,在那個特殊年代里,女知青確實有著更悲慘的遭遇,而且至今也無法被正視。

      比如周秉坤因為把姐夫的詩發表而被帶走時,朋友里已經接受過類似調查的呂川,嚇得鐵锨掉在地上、渾身抖得像篩糠一樣——因為他知道,一旦因為這種事情被調查,面對的會是什么。

      如果說這些是時代的、外界的惡意和苦難,那你仔細看下第18集里,周氏一家第一次大團圓時,大年初一的三次拜年戲,就能知道主創對傳統社會里,人情世故的劣根性的溫情批判——

      周秉坤和鄭娟為這個家付出那么多,但做父親的周志剛,和街坊鄰里看到的,卻是在北京讀大學的周秉義和周蓉。

      這三次拜年,無論拜年的對象是誰,他們的話題都驚人地一致:兒女能力在北京大學讀書,太有出息了。

      這充滿贊美的淳樸民風背后,隱藏的其實是中國人骨子里的慕強心態。

      同時它也道出了另一個鐵一樣的事實,就是英國的《李爾王》和中國的《五女拜壽》共同揭露的真相——偏兒不得偏兒濟,偏兒反受偏兒氣。

      父母偏愛、器重的孩子,其實并不真孝順。

      反倒是那些不被偏愛的孩子,才是真孝順。

      《人世間》秉承的就是國產劇這種藏小于大的敘事傳統:把那些充滿裂痕的人情關系和時代之惡,裹挾在人性的溫柔良善之下。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他把舌头伸进我两腿之间
      <strike id="xhrjp"><b id="xhrjp"><font id="xhrjp"></font></b></strike>
        <address id="xhrjp"><listing id="xhrjp"><nobr id="xhrjp"></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xhrjp"><nobr id="xhrjp"></nobr></form><form id="xhrjp"></form>

        <form id="xhrjp"></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