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xhrjp"><b id="xhrjp"><font id="xhrjp"></font></b></strike>
    <address id="xhrjp"><listing id="xhrjp"><nobr id="xhrjp"></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xhrjp"><nobr id="xhrjp"></nobr></form><form id="xhrjp"></form>

    <form id="xhrjp"></form>

      唐納德·里奇同志與三島由紀夫

      里奇對三島的記錄,散見于很多年份,其所扮演的角色,頗有些像電影攝制組的場記,他甚至記錄了作家在后臺的下意識“表演”,或者說一些表演花絮。

      (本文首發于2022年11月17日《南方周末》)

      責任編輯:劉小磊

      美國作家唐納德·里奇(1924-2013)。

      有一種書,初見時未必能參透其文本背后的真意,再翻開時,卻相見恨晚——唐納德·里奇的《日本日記》就屬于這一類。大約十年前,我因寫一篇文章,匆匆翻過此書,文章寫完便束之高閣了。

      唐納德·里奇(Donald Richie)出道早,名氣大,是向西方世界介紹日本電影之第一人。其本人作為學者卓然有成,他的小津安二郎和黑澤明研究,即使在日本學界,也是必讀書目。1975年夏天,荷蘭作家伊恩·布魯瑪甫抵東京,便先拜里奇的碼頭,盡管“我后來得知,唐納德·里奇不認識漢字,也不會日語”。后來,布魯瑪自己的回憶錄《東京綺夢:日本最后的前衛年代》出版時,扉后題記就寫著“紀念唐納德·里奇、諾曼·米本和寺山修司”。

      《日本日記》是一部有分量的大書。全書按年代順序分成兩卷,上卷從1947年寫到2004年。原則上,下卷應該是從2005年寫到作者去世的2013年。之所以說“原則上”,是因為到目前為止,只出過上卷,中文版系對Stone Bridge Press社2005年英文版的迻譯,包括日記在內的作者全部手稿,現藏于波士頓大學霍華德·葛列卜檔案研究中心。這部書名為“日記”,其實是以作者早期的手記為藍本,對過往人生的回憶。從時間上來看,上卷基本涵蓋了日本戰后六十年,內容極其龐雜,涉及眾多的文藝名人和社會文化事件,有大量的一手資料,對戰后日本文學史、文化史和電影史研究,有重要參考價值。其中,對與三島由紀夫的交游,作者記述甚詳,且有不少獨家爆料——倒未必是刻意“爆料”,也是出于美學,甚至性趣味上的惺惺相惜,二人之間顯然有種超出普通友情之上的情感連接,有助于我們立體地讀解三島這位謎一般的小說家的藝術人生。

      唐納德·里奇著《日本日記:1947—2004(上)》。

      1949年春,里奇離開日本,回國就讀哥倫比亞大學。19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網絡編輯:李木子

      歡迎分享、點贊與留言。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即為侵權。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他把舌头伸进我两腿之间
      <strike id="xhrjp"><b id="xhrjp"><font id="xhrjp"></font></b></strike>
        <address id="xhrjp"><listing id="xhrjp"><nobr id="xhrjp"></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xhrjp"><nobr id="xhrjp"></nobr></form><form id="xhrjp"></form>

        <form id="xhrjp"></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