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xhrjp"><b id="xhrjp"><font id="xhrjp"></font></b></strike>
    <address id="xhrjp"><listing id="xhrjp"><nobr id="xhrjp"></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xhrjp"><nobr id="xhrjp"></nobr></form><form id="xhrjp"></form>

    <form id="xhrjp"></form>

      P2P“余痛”,亂局之后生騙局

      “兌付方案”大體有四種方式:現金退出、商城積分兌換、屬地化債權置換、全額大禮包。越往后,債權越不值錢。

      “電商是自己開的,‘三無’產品就不說了,一個口紅299元,你只能用100個金豆,再加199元現金?!?br />
      打著“應急回款”的旗號,背后是要你繳納20%“稅款”的“坑”。

      責任編輯:張玥

      兩年過去,“應急回款”等騙局依然盯著出借人們。 (視覺中國/圖)

      “清零”兩年后,P2P已經成了一個陳舊的詞匯,但也有人在它留下的傷害中沒有走出來。

      2020年12月8日,在新加坡金融科技節的演講中,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表示,“過去14年里先后有1萬多家P2P上線,高峰時同時有5000多家運營,年交易規模約3萬億元……到11月中旬實際運營的P2P網貸機構已經全部歸零?!?/p>

      2022年4月,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召開會議指出,截至2021年末,P2P存量業務尚未清零的停業網貸機構數量為1169家,未兌付余額4974億元,并強調要“全力維護出借人合法權益”。

      對于出借人而言,最在乎的是追款。平臺大多以打折買債權、余額換商城積分等方式兌付,也有騙子聞風而動,以承諾回款為名,誘人“入坑”。

      選或不選,都是三個方案

      在P2P平臺清理債權的過程中,“玖富悟空理財”的做法經常被其他平臺借鑒。

      錢欣是一位72歲的退休老人,2018年她將弟弟的遺產存到了玖富,兩年后,借款逾期的情況開始經常發生,她才知道P2P已經全部下架清退了。

      客服介紹,按照網貸行業出清政策,玖富正式退出,她可以選擇三種退出方式:一是將出借款兌換為金豆在商城內消費;二是將債權一次性賣出,定價取決于買賣雙方;三是先本后息地分批回款,時限為3年。

      她是在一款名為“債權通”的APP上操作的,當中展示了《多元退出通道》方案,其中第二通道寫有“一次性”“快速”等字樣。錢欣就選擇了第二種,懵懵懂懂以三折的價格將自己的債權出讓給平臺,本息40萬元,到手僅剩13萬。

      “現在家里人都不知道出了這件事,一旦弟弟的孩子張嘴要錢,我就傻了?!币荒臧胍詠?,她都背著山一樣的壓力。

      “這些方案就是耍賴,就是不給你了?!绷硪晃痪粮晃蚩绽碡敵鼋枞艘鼘毶焊嬖V南方周末記者,對于這三個方案,她覺得一個都沒辦法讓人滿意,只能“拿回點是點”。

      在網貸資深投資人羿飛看來,錢欣最終能以三折的價格兌付債權已經是不錯的結果。P2P清退時,羿飛在十幾家平臺投資的余額還有2000多萬,他粗略算過,自己最終實際收回的錢不過三四成。

      “這個行業的整體趨勢就是一個月比一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網絡編輯:柔翡 校對:胡曉

      歡迎分享、點贊與留言。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即為侵權。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他把舌头伸进我两腿之间
      <strike id="xhrjp"><b id="xhrjp"><font id="xhrjp"></font></b></strike>
        <address id="xhrjp"><listing id="xhrjp"><nobr id="xhrjp"></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xhrjp"><nobr id="xhrjp"></nobr></form><form id="xhrjp"></form>

        <form id="xhrjp"></form>